人生就是博官网
    人生就是博官网
    所在位置: > 人生就是博官网 > 纪录片《人生一串》火了:它烤出了真正的人间烟火

纪录片《人生一串》火了:它烤出了真正的人间烟火

  •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20-11-30
  •   美食纪录片《人生一串》火了。在B站刚结束第一轮首播,播放量已超三千万,豆瓣评分高达8.9分,火爆的原因很简单,它拍出了真正的人间烟火。那些街边摊、操劳的老板和深夜的食客共构了真实的生活

      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的前一天,《人生一串》第六集刚在B站上线,这是最后一集。前一天晚上,陈英杰和张岳明刚刚结束了一周的闭关剪辑工作,走出机房,他们回家睡了一个安稳觉。

      张岳明的情况有些特殊,《人生一串》是他第一部导演作品。 “实际上我们用他有一些冒险,但是这个项目他是一开始就参与进来的,烧烤里面的种种门道,烧烤摊在全国的分布情况、每个地方对烧烤的不同讲究,以及我们最终要呈现一个什么样的片子,他都很清楚。”陈英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骨头那集,要有战斗感,有撕扯,这集的导演就是比较硬朗的一个哥们。牙的抗议那集,强调的其实就是讲究,这集的导演生活中就是一个讲究人儿。”他补充说。

      2017年1月份,分集导演开始为各自负责的主题寻找最适合的拍摄对象。对于烧烤摊的选择,陈英杰最开始就定下了自己的标准。

      “店的年头得长,积累了一定的食客,年头长也意味着它很多指标是过硬的,经过了时间检验的。我对于味道还是挺在意的,这是首要因素;其次老板个人得有意思,有追求,对吃是有他自己的执念的。”分集导演之一金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样的老板符合总导演陈英杰在开会时反复提及到的“平民英雄”,而《人生一串》要呈现的就是烧烤江湖那些平民英雄和普通食客所呈现出的人间烟火。

      “有的时候,具体的选题是老天给的,你得去碰,碰对了,就行,碰不对,拍出来就没意思。”陈英杰说。和烧烤摊一样,最地道的食材往往在网上是找不到的,需要去亲自寻找。陈英杰把目光锁定在了中国的三四线城市,舍弃了诸如北京这样的大都市。“在北京,其实所谓的正宗已经脱离了原来的那个味道。我们首先是一个美食节目,希望去食物的发源地,寻找最地道的美食。”“网上会给你一个方向,一个线索,你需要像侦探一样把根给刨出来,也得有点运气。”比如,其中一集描述的烤豆皮的发现就全靠运气。

      最开始,他在网络上查找锦州的豆皮,发现几乎所有的文章里都会提到一个地名,叫虹螺县。沿着这个线索,陈英杰带着妻儿,开车去了趟虹螺县,同行的还有这一集的导演张岳明。他们先来到了虹螺县的大市场,没有找到卖豆皮的摊铺。打听之后得知镇上药店门口有几家豆皮比较地道。随后,他们来到镇上,找到了那里最地道的一家。老板是位老人家,当陈英杰提出想去他家里看看豆皮的制作过程后,老人把自家地址告诉陈英杰,让他自己过去。

      陈英杰找到了老人家的地址,敲了十几分钟门,无人应答。“后来我们就站在前面的一处高地往里面看,看到有人在走动,那不能放弃,得继续敲门。”陈英杰回忆,后来门是敲开了,不过那家豆皮制作已经全部采用了机械化,而陈英杰要寻找的是一家手工豆皮作坊。那家的女主人告诉他,有一个特偏僻的村子,叫砖瓦窑,只有那里还有人做手工豆皮。

      车子摇摇晃晃,驶入砖瓦窑。进村后陈英杰发现,好多家都做豆皮,他和张岳明走进了其中一家,那家环境有些脏乱,他们并不满意。车当时停在外面,他的小孩睡着了,他的妻子就留在车里照看孩子。“跟您打听一下,你们这村子,谁家豆皮做得好啊?”正好看到有位老人经过,他的妻子随口问了句。“我做得最好。”老人微笑着对她说。最终,这位老人的儿子成为了《人生一串》的拍摄对象。

      张岳明和陈英杰同为《人生一串》的总撰稿,陈英杰负责把控片子整体的基调,张岳明负责用调侃的语气表达市井生活独有的那种幽默。而陈英杰同时兼配音工作。

      《人生一串》播出后,不少网友在评论中感叹:就像烧烤店老板自己在讲述,听到他的声音就有食欲了。事实上,一开始,《人生一串》也请来了一位专业的播音员,他试着配了一段,大家听完觉得味道不对。“一个是他的声音太干净,再就是我们写的解说词有很多有味的地方,他读的时候未必能捕捉到那个点。”陈英杰说。“会形成一种疏离感。”王海龙回忆。

      “给每个人一个交代,撒一点人情味的料,一点就行,不能多,多了就煽情了。”张岳明对“煽情”是拒绝的,“烧烤本来就不是大酒楼那些精致的菜品,它是一种平民化美食,老百姓吃东西的时候也不会端着,所以我们绝对不走宏大叙事的路线。而煽情往往存在于一些宏大叙事里面,情感没到那儿,非要故意做成那个样子。”

      宜昌的茄子妹是张岳明选择的拍摄对象,这是一个在街边卖烤茄子的年轻姑娘,和隔壁卖烤生蚝的小伙子相识相恋,结婚之后,小伙子放弃了烤生蚝,辅助茄子妹一起经营烤茄子的小摊。在镜头前,这对年轻的小夫妻一起去买菜,一起做蒜蓉酱。“那条街整体面临改造,他们目前的经营其实挺费劲的,但两个人的状态比较乐观,我想把他们那种小日子展现出来,就是平常人的喜怒哀乐,笑中带泪,还有一股生存的力量,我们把它展现出来就够了。至于人生的复杂性,留着观众自己去体会。”张岳明说。

      《人生一串》临近播出之前,陈英杰建了一个微信群,把所有的拍摄对象都拉进这个群里,最初是为了方便告诉节目的播出时间和平台等信息,如今,大家也会在这个群里切磋烤技。最初,当《人生一串》将镜头对准他们之前,他们中大多数人并不认为自己是值得被记录的。而《人生一串》想要传递的,就是他们作为普通人的高光时刻。